渠取

昨夜月色很美

说点什么

Mil:

 涂涂一页Horror的脑洞片段,相当草。

时间和原设肯定对不上啦,总是想着如果frisk再次回到地底,看到怪物变成这个样子她会怎么想,于是就画了画。

多年后Frisk成为了科学家,最终得出了使怪物们永久离开underground的方法。

为了方便怪物们认出自己,她穿上了小时候的条纹衫和短裤,满心欢喜的爬上Ebott山,进入了地底,却发现一切都不同了,就连唯一应该保持清醒的Sans也完全不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这里大概是Sans和Frisk进行了简短交流后的场景?

Sans时间空间感时常错乱,情绪变化极大,但他做的最可怕的事也就是冲着Frisk吼叫,但从来没伤害过她。Frisk刚开始强装不害怕,后来明白即使这样Sans也不会做出什么举动后,剩下的只有致命的自责感。



评论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