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取

昨夜月色很美

想说点什么,还是不说了

推定义务:

所言非虚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算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瑞嘉】怪情歌#06

听说森林里有糖果屋

推定义务:

#美少女们要求的怪情歌更新。










#06

格瑞面前放着碗卤面,低头眼前碗里的肉末和韭菜全黏在腻了的面团上,抬眼是两张老旧海报粘墙上,p图过度的谢霆锋和赵本山相映成趣,夹在两者中间的嘉德罗斯活灵活现坐在他对面,粗暴地摇着手里全是冰块的熊猫奶盖,眼眶红的,用毫无耐心掩饰。

几天之前嘉德罗斯看见格瑞坐在一群人中间打手鼓之后,转身找人联系了格瑞那几个亲戚,要给这些人一笔钱,让他们别再找格瑞了,他自己也知道事情做得荒唐不妥当,所以雷德祖玛全数蒙在鼓里不知道。

亲戚们第一次遇着这么大阵仗,看嘉德罗斯的眼神像是在看财神爷,当断不断,和财神说要回家之后开会。生怕别人比自己要的钱多一厘。

可惜嘉德罗斯从小就没什么事非得偷偷摸摸做不可的,没有鸡贼的潜质,找人谈这种事情还安排在客厅。第二天早上雷德遇见某亲戚代表穿着ZARA新款坐在嘉德罗斯家客厅里,嘉德罗斯还没下楼,他对着那人一问,头皮都麻了。格瑞刚起床就接到电话,通红着眼眶子过来把人给带走了,一分都没给他们要着。下午就近把嘉德罗斯喊出来,没来得及吃饭搞的得胃生疼,可不知道为什么食欲却不大好。

格瑞叹了口气,对着他说话还是温温的:你不应该这么做。

嘉德罗斯喝了最后一口奶盖,表情十分复杂,你这是什么意思?

奶茶杯子上全是小水珠,他手往杯子上撤下来却还是满手的水痕,小店里的草纸他不想用,身边又没跟着移动背包雷德。嘉德罗斯是单枪匹马跑到这里做好要和前任决斗的准备,包里只有根前任给买的神通棍,拿来充当打狗棒。

格瑞叹口气从兜里拿出包古龙水味的洁柔纸,抽一张给小祖宗擦手,小祖宗也任由他擦,脸上全是理所应当。绿油油打狗棒当下灰飞烟灭,变回金灿灿大罗神通棍。

格瑞嘴角隐匿地勾起来,拿指腹轻轻揉少年的指尖,孩子手小,格瑞可以直接把他的手包在掌心里,此时青年的五官终于短暂地生动起来,倦怠也好,冷静也罢,一点都没了。

他半垂着头,温言温语给少年说话,他说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好我知道,可是啊,你要是真的给他们钱了,他们会一直缠着你的。

他说,我不想让我的亲戚变成你的负担。

他说,事情我总会解决的。

他说,我口渴了,你奶盖也喝完了,我们去买新的吧。

他说,我们去喝柠檬水吧,你最近肯定没好好吃水果。

他说了很多很多,到后来已经和他自己的事情没关系了,嘴里念的都是嘉德罗斯。把琐事说成了情话,缠绵翩迁。

嘉德罗斯想过知道这件事之后,格瑞一定会来找他,会很愤怒地朝他质问,谴责,从此以后再也不理他了。可是除了第一件事,什么都没发生,格瑞拉着他的手,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走,眼珠白的,眼眶黑红,里面全是他。

天气热得像个蒸锅,排队买饮料的人多不胜数,两人站在队尾,银色青年已经停下说话,前额有些细小的汗珠,像是要被蒸熟了。嘉德罗斯瞧着青灰色的地板和红砖墙中间有片细密的青苔,又看格瑞带汗的额头,周围的人都在说话,城市里早没了蝉声,全是人声鼎沸。

那些声音都在说:热死了,哎呀太热了。

藏在这些嘈杂里,嘉德罗斯手心也在出汗,格瑞像棵白杨似的站在那里,给他挡了些阳光,嘉德罗斯问自己手上拉着的白杨:“为什么?”

格瑞微微前倾,领口也跟着垂下来,露出一截锁骨,伶伶仃仃:“什么?”

“你不生气?”

“不生气。”

“为什么?”

“因为你是在为我着想。”

“就算是这样,那也该生气才对,可你甚至没和我吵。”嘉德罗斯在人间过活的这十几年记忆里,见到很多人都用争吵来表达在乎和爱意,可格瑞从不和他吵,连冷脸都在他们恋爱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算是生气,有些话也该好好说。吵架不能解决问题,又很伤人,不能用来做愤怒的表达。”

嘉德罗斯又撇了撇头,好像看见青苔开出了花。

“那你为什么和我分手呢?”

说点什么

团鹤:

之前说的sf...

十分的无厘头

大概就是frisk误解以为只有和怪物战斗过才能成为好朋友所以开始怼sans

【ooc严重】

说点什么

Mil:

 涂涂一页Horror的脑洞片段,相当草。

时间和原设肯定对不上啦,总是想着如果frisk再次回到地底,看到怪物变成这个样子她会怎么想,于是就画了画。

多年后Frisk成为了科学家,最终得出了使怪物们永久离开underground的方法。

为了方便怪物们认出自己,她穿上了小时候的条纹衫和短裤,满心欢喜的爬上Ebott山,进入了地底,却发现一切都不同了,就连唯一应该保持清醒的Sans也完全不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这里大概是Sans和Frisk进行了简短交流后的场景?

Sans时间空间感时常错乱,情绪变化极大,但他做的最可怕的事也就是冲着Frisk吼叫,但从来没伤害过她。Frisk刚开始强装不害怕,后来明白即使这样Sans也不会做出什么举动后,剩下的只有致命的自责感。